荆州城区KTV点歌女生活实录游走在城市“灰色地带”―荆州新闻―荆州新闻网 ...

2019-1-26 11:14| 发布者: 穿越的思念| 查看: 38| 评论: 0

摘要:   华灯初上,城市的暄嚣渐渐散去,显出少有的宁静。然而,她们一天的工作却刚刚开始。一番浓妆艳抹的精心打扮,穿着暴露、性感的时装,忙碌地赶往一家家装璜高档、霓虹闪烁的KTV。圈子内的人,称她们是“公主”。 ...


  华灯初上,城市的暄嚣渐渐散去,显出少有的宁静。然而,她们一天的工作却刚刚开始。一番浓妆艳抹的精心打扮,穿着暴露、性感的时装,忙碌地赶往一家家装璜高档、霓虹闪烁的KTV。圈子内的人,称她们是“公主”。圈子外的人,称她们是“点歌员”。她们真实的身份,则是歌厅“陪唱女”,在一间间声音嘈杂、烟雾缭绕的包房内,用自己的身体与嗓音和各色的男人“交流”……

  生活是座山,习惯了“陪唱”的日子

  “如果不做这一行,我又能做什么呢,生活总需要继续……”33岁的蓉蓉(化名)是沙市玉桥的一家KTV公主,容貌姣好,体态苗条的她有着10多年的“陪唱”经历,说起自己的生活,她的脸上绽放出好看的笑容,十分正色地说,她只陪客人喝点酒、唱唱歌,每天挣点“本份钱”,坚守着一个女人的底线。

  蓉蓉告诉记者,她的老家在公安县农村,上完初中后就辍学了。农村的女孩出嫁早,19岁那年,媒人给她介绍了一个大她6岁的男朋友。男朋友家境很好,在镇上开餐馆,生意十分红火。两人相处不到半年,耐不住青春的激情偷尝了“禁果”。不久,她怀孕了顺理成章地同男友领取结婚证,办了喜宴。

  新婚之后,两人十分恩爱地度过了“蜜月期”。不久,蓉蓉发现老公十分懒惰,整日游手好闲地同镇上的一班“流打鬼”混在一起。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是,老公十分好赌,在她怀宝宝的日子也彻夜不归,沉湎于赌桌。两人为此开始发生争吵,最初老公的父母还出面调停,责怪儿子几句。时间久了,老两口也拿儿子没法,只得劝蓉蓉“忍让点”。

 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下去,儿子明明已有两岁,老公本性依然难改,整日不顾家在外“鬼混”,还欠了一身赌债,讨债的不离门。一天,蓉蓉强装着笑脸送走一名债主后,当晚便同回家的老公激烈地争吵、撕打起来。盛怒之下,蓉蓉老公对她一顿拳打脚踢,令她全身是伤,心如死灰。次日大清早,蓉蓉头也不回地冲老公扔下一句“日子没法过了,离婚!”便抱着儿子明明回到娘家。在娘家住了一些日子,蓉蓉老公几次来接,表示要悔过自新。奈何,蓉蓉决心已下,两人最终到县民政局办了“蓝本本”。

  离婚不久,心情郁抑的蓉蓉便来到沙市的一个“姐妹”处散心,谈起未来的生活,蓉蓉一脸茫然,迷失了方向。这位“姐妹”便点拨她,长得这样好看,歌也唱得不错,何不到歌厅当“公主”。经过一番思想斗争,蓉蓉在“姐妹”的介绍下,成了一名歌厅“陪唱女”。她没有想到的是,这一“陪唱”就是十多年,感情生活仍旧是一团空白,而“陪唱”生活却成了一种习惯。离开了“陪唱”的职业,蓉蓉发觉自己似乎什么也不会了。

  “上班不是想象中的那样轻松,客人形形色色,公主间的竞争也很激烈……”说起这些年来的“陪唱”生活,蓉蓉的脸上略显一丝忧郁和疲惫。蓉蓉告诉记者,这些年来,她四处漂泊,先后在沙市、武汉、宜昌以及外省的一些KTV歌厅当“公主”,但最终又回到了沙市,主要是距家不远也不近,可以随时回家看望儿子明明。

  蓉蓉告诉记者,在KTV歌厅上班,主要工作就是笑脸迎客人,陪客人唱歌、跳舞、喝酒,让客人来这里玩得开心。一般而言,歌厅“每个班”约三小时,她们当“公主”的可以挣得客人的200元小费。如果运气好,可以上“两个班”,挣个400元的生活费。当然,有时也会因为歌厅生意不好,客人少,公主多,“一个班”都难得上,只能接受“打白板”的现实。蓉蓉说,最初到歌厅上班,来了客人时,领班会将她们这些等着上班的“公主”引进包房供客人挑选,感到十分难堪。常常都是一个包房只需要三到四名“公主”,而供选的公主约有十多人,被选上的“公主”自然是高兴不已,没被选上的“公主”心里难免受到打击。初到歌厅时,她才二十多岁,年轻漂亮,容易被客人选中。随着岁月的流逝,被选上的机会越来越少。

  “我不知道明天在哪里,也许哪一天,会遇上一个能接受我们母子的人。”说起未来,蓉蓉一脸茫然地说,离婚后,自己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。曾经有几个男生追求她,得知她在歌厅工作后就消逝得无影无踪。慢慢地,她也不再奢望爱情会降临,只希望能遇上一个厚道的人相伴一生。对她来说,11岁的儿子明明就是自己生活的全部,现在只想趁着年轻,多挣点钱供儿子将来上学,让儿子有一个美好的未来。

 [1] [2] [3] [4] 下一页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返回顶部